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今日古浪>>媒体关注>>正文
甘肃日报:古浪县八步沙“六老汉”三代人的治沙故事(上)
——沙漠中树起永恒的绿色丰碑
日期:19-01-10 09:02:16 来源:甘肃日报 作者:伏润之 字号:[ 字号: ] 视力保护色:
    夜幕降临,武威市古浪县土门镇晚归的村民大多会从308省道回家。途中,他们会路过一个叫做八步沙的地方,这里梭梭成林,植被茂密。

  事实上,地处腾格里沙漠南部的八步沙,曾是古浪县生态植被最恶劣的地方之一。上世纪80年代,古浪县土门镇6位农民以守护家园为己任,封沙造林、治理沙害,成为八步沙的第一代治沙人。之后,他们三代人用37年时间坚守,诠释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深刻内涵。

  日前,省委省政府决定,授予八步沙林场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集体荣誉称号,号召全省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以古浪县八步沙林场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集体为榜样,大力弘扬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造林精神,加快建设我国西北地区重要生态屏障,为同全国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建设幸福美好新甘肃作出新的更大贡献。

不畏艰辛,艰苦奋斗

  八步沙位于古浪县东北边,是腾格里沙漠南缘凸出的一片内陆沙漠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这里一片荒芜,一年四季8级以上的大风要刮10多次,沙漠每年以7米多的速度向南推移。由于风沙肆虐,庄稼、道路常常被黄沙埋没,给当地人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严重危害。

  “怎么让庄稼不被风沙埋掉?”“怎样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?”这些,成为那些年当地人们议论最多的话题。

  一年又一年,沙子慢慢埋掉了田地,周边群众被逼上了绝路。

  梦想,是一切奋斗的起点。

  1981年,古浪县对荒漠化土地开发治理试行“政府补贴、个人承包,谁治理、谁拥有”政策,并把八步沙作为试点向社会承包,为无路可走的八步沙人带来了希望。

  可是,治理寸草不生的沙漠谈何容易?

  这个时候,在土门公社漪泉大队当主任的石满老汉第一个站出来说:“多少年了,都是沙赶着人跑,现在我们得想办法治住它,决不能眼睁睁看着村民让风沙困死,决不能把世代生活的家园让给黄沙。治理风沙,我们共产党员不带头,让谁来干!”

  紧接着,郭朝明和贺发林、罗元奎、程海、张润元几位老汉相继在承包沙漠的合同书上按上了红指印。从此,他们以联户承包方式,组建了八步沙林场,走上了漫漫的治沙路。

  面对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漠,六个老汉节衣缩食,凑钱买树苗,靠一头毛驴,一辆架子车,一个大水桶,几把铁锨,开始了治沙造林。

  刚开始,没有任何治沙经验的六位老汉,只能按“一步一叩首,一苗一瓢水”的土办法栽种树苗,他们头顶烈日,脚踩黄沙,整天在沙漠中拼命,干到天黑回到住地,才能动手做一口热乎饭。有时大风一起,风沙刮到锅里碗里,吃到嘴里,牙齿吱吱地响。每逢青黄不接,他们只能在植树时,抽空拔沙葱、打沙米来填饱肚子。几经艰辛,六老汉终于在沙窝窝里种上了近1万亩的树苗。到了第二年春天,树苗成活率竟然达到70%,他们高兴极了。

  没想到,一春一夏过去,几场大风刮过,活过来的树苗连30%都不到。“只要有活的,就说明这个沙能治!”望着所剩无几的树苗,六老汉不仅没有灰心,治沙的信念反而更坚定了。

  就这样,在一次次失败中,六老汉反复摸索着。后来,他们发现在树窝周边埋上麦草就能把沙子固定住,刮风时也能把树苗保住。从此,“一棵树,一把草,压住沙子防风掏”的治沙办法开始在八步沙得到推广。

  每年清明到立夏的两个多月时间,是压沙植树的黄金时节。六老汉每天披星戴月,早出晚归。沙漠距离村庄七八里路,为了节省时间,他们就卷起铺盖住进沙窝。在沙地上挖个坑,上面用木棍支起来,盖点茅草,当地人叫它“地窝铺”,夏天闷热不透气,冬天寒冷墙结冰。

  六老汉白天在沙漠里劳作、夜里睡在地窝铺,春夏植树压沙,秋冬看管养护,饿了吃炒面,渴了喝冷水,累了就抽根旱烟。有时半夜突然起大风,棚顶的茅草被卷得七零八落,一探头就会被风沙迷住双眼。六老汉只好头顶被子,在冰冷的地坑里挨到天亮。直到1983年,在古浪县林业局的帮助下,他们修建了三间房子,居住条件才有所改善。

  “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,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,守望平静的家园。”1987年,一位年轻的诗人写下了这样的诗句。

  这一年开始,在恶劣条件下终日坚守的六位老汉身体不同程度出现病样。石满老汉离世前留下遗言:“你们把我埋到能看见八步沙林子的地方。”如今,他的坟离家很远,离八步沙很近。

  当昏倒在树坑旁的贺发林老汉被送到医院时,已经是肝硬化晚期。住院后,他对儿子贺忠祥说:“娃娃,爹这一辈子没啥留给你的,这一摊子树,你去种吧。”

义无反顾,接力治沙

  八步沙的风沙,犹如一道残酷的生态答卷,不断拷问着八步沙治沙人的信心和决心。为了兑现那份绿色的承诺,六老汉日夜操劳,奉献了毕生的精力乃至生命。结伴治沙的老汉中4个走了,两个年老力衰了,但7.5万亩的八步沙才治了一半。

  今年67岁的郭万刚是第一代治沙人郭朝明的儿子。至今他仍觉得自己很庆幸:庆幸当初没有“逃离”,能够接过父亲传下来的治沙“接力棒”。

  1993年5月5日,郭万刚和罗元奎老汉在八步沙巡林。中午,两人在沙漠里吃了点馒头,喝了点冷
|<< << < 1 2 > >> >>|
责任编辑:ren
 
图说我们的价值观
推荐新闻
焦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