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今日古浪>>媒体关注>>正文
甘肃日报:“八步沙”,不只有绿色
日期:19-04-08 08:45:45 来源:甘肃日报 作者: 字号:[ 字号: ] 视力保护色:
    新甘肃·甘肃日报记者 伏润之 高樯 

    近日,武威市古浪县八步沙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先进群体被中宣部授予“时代楷模”荣誉称号,这个地处腾格里沙漠南缘的小地方一时间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。 

    38年随风而过,三代人将漫漫黄沙变为绿洲,绿色,成为“八步沙”的主打色。然而,“八步沙”的治沙人却说:“经过38年的努力,八步沙人在沙漠中画出的远不只有绿色。” 

    彩色八步沙 

    4月初,记者驱车前往武威市古浪县八步沙林场时,高速公路两侧的垂柳已经抽芽。进入林场,目之所及却是一片荒凉。 

    八步沙林场场长郭万刚乐呵呵地解释:“你来得太早了,八步沙的春天5月才来。最早抽芽的是榆钱,接下来是柠条,到了夏季,梭梭、花棒开始生长,秋季是霸王开花的季节。” 

   今年67岁的郭万刚身材瘦小,不善言谈,周围的人向“六老汉”群体获得的荣誉表示祝贺时,他会很不自然地微笑着表示感谢。但是,若和他聊起沙漠,他便会一屁股坐在沙丘上,滔滔不绝。 

    我们沿着民调路前进的时候,郭万刚扶着车窗兴奋地说:“道路两边都是我们种的树。你看,个头高的是花棒,矮的是梭梭。这些沙生植物生命力特别顽强,枯萎了,一下雨便立刻挺拔生长起来。” 

    “这一眼看不到边的沙漠治理需要多久?”记者问。 

    “我们花了12年时间。”他的回答轻描淡写。 

    走在沙丘上,郭万刚如履平地。遇见正在治沙的工人,他会接过铁锨帮着压几行沙;遇到正在巡查的林业站工作人员,他会详细询问防火防护措施是否得当。他说:“我们一辈子都走在沙梁上,这里就是我们的家。” 

    他脚下的沙漠里,布满了短小尖锐的植物。听到记者说有杂草扎进裤腿时,郭万刚笑着说:“这可是沙漠中的‘土著’宝贝,叫沙米。冬天变得干枯,夏天会布满这里,绿油油一片,是防风固沙的能手。” 

    对于很多没有来过沙漠的人而言,沙漠的颜色定是单调枯燥的。但在郭万刚看来,沙漠是五彩的:沙拐枣开花是金色的,梭梭开花是淡白色,霸王的花只有指尖大小,是黄色的。 

    说到夏季沙漠中的美丽,周围正在治沙的工人也兴奋起来。“走在沙漠深处,各种颜色的花开起来别提多漂亮。”他们立刻又说,“不治理可没这么好看,光秃秃的沙丘会把庄稼埋掉。” 

    治理,不但让沙漠变得多彩,更让环境变得怡人。 

    过去38年,以八步沙“六老汉”三代人为代表的治沙人完成治沙造林21.7万亩,管护封沙育林草面积37.6万亩,古浪县风沙线后退了15公里。 

    生态奇迹,大概就是这沙漠里盛开的鲜艳的花吧! 

     黑色八步沙 

    荣获“时代楷模”荣誉称号后,前来八步沙林场学习参观的人络绎不绝。 

    人群中的郭万刚、石银山向大家讲解八步沙38年治沙经历时,有人认出他们来,悄悄说:“穿得和地里干活的农民没啥两样。”郭万刚咧嘴一笑:“我们本来就是农民嘛。” 

    透过落满灰尘的劳保服衣领,可以看到一层层套穿的线衣边露在外面。常年往返治沙一线,他们必须穿得暖和。 

    治沙真的苦。无论八步沙治沙人还是他们的家人,都会说苦。具体有多苦,他们却一时说不上来。 

    有人看到,贺老汉寂寞了就会到沙地上练书法;石老汉累了会在沙漠里吼几嗓子秦腔……寂寞如影相随,但他们都在坚持。 

    “八步沙林场有六个护林站,只有20多人,挨个走一圈需要一周时间。最远的治沙点距离林场80多公里,夏天往返一趟晒得和煤球一样黑。”治沙工人张应龙说,“不信你去看,他们的脸都很黑。” 

    张润元、郭万刚、石银山、郭玺……记者看到,三代人都有一个显著的特征:脸黑,手粗糙。 

    对此,郭万刚却很淡然,“想要把沙治好,这些都是应该做的,沙区生活的人不都这样吗?”  

    古浪县土门镇一位干部感慨道:“三代人驻守沙漠,治沙已经成为他们融入血液里的事业了。” 

    就在3月中旬,他们去北京录制“时代楷模”颁奖节目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不是给自己买一身新衣服,而是将今年开春第一个治沙项目打理好、安顿好。 

    郭万刚的左耳耳膜穿孔已经严重影响听力,前往北京录制节目的间隙去医院诊疗了,却没有做手术。 

    记者问他为什么。他回答,做手术需要十多天,这里的一大摊事儿放不下。“今年我们治沙面积可不小。” 

    石银山接过话,“今年春季我们治沙2万亩,全年计划治沙超过5万亩,绿洲的面积又要扩大了。” 

 &
|<< << < 1 2 > >> >>|
责任编辑:ren
 
图说我们的价值观
推荐新闻
焦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