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旅游服务>>民风民俗>>正文
社 火
日期:08-11-03 15:21:36 来源: 作者: 字号:[ 字号: ] 视力保护色:


    古浪社火遍及城乡,且村里都组织有"元宵会",专管闹社火事务。旧时,每年从正月初六到二十日为闹社火时间,各村又依具体情况,或七八天,或十多天不等。社火队奉庄王爷为祖师,开闹叫"出身子",要全体敬拜庄王;闹毕,谓"卸身子",亦要全体谢庄王。

  社火队中最尊贵的是春官老爷,由合村公举德高望重的长者担任(清代,一般穿蟒袍,戴纱帽,戴假胡子,手摇羽扇,倒骑着驴马)。春官两侧各有一位陪官(有的地方也叫灯官老爷),穿戴袍褂,戴胡子,摇扇。春官前面是仪仗队,排列着若干旗手和打牌手,牌上写"普天同庆"、"国泰民安"、"风调雨顺"和"回?quot;、"肃静"等。仪仗队前南是两个门子,装束十分精干,身缀许多小铃铛,手执拂尘前呼后应。仪仗队后面是鼓乐队,其后才是社火队。到了民国以后,春官一般穿绸缎袍褂,戴礼帽,手摇羽扇,骑着马驴(也有步行的)。陪官亦穿戴袍褂礼帽,仪仗、回避之类多已减去。社火队各地不一,有的是高跷,有的是地奔;装扮内容也各异,有的是一出戏的全部人物,如《黄河阵》、《白蛇传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回荆州》等;有的是"乱劈柴",把几上折子戏的主要人物串起来。不论哪种形式,都伴有鼓子手、"腊花姐儿"、"东洋车子"、竹马子、"妖婆子"、"瓜娃子"、棒槌娃、张公背张婆、大头和尚戏柳翠、旱船、狮子、龙、火流星等。"姐儿"多以男扮女。行走时,随着鼓乐节奏,扭摆起舞;到了家庭院落,则玩耍各种套路,并随民歌小调的唱和,翩翩起舞,叫"玩坐场",这是社火队中最精彩热闹的场面。维持秩序的是滑稽导角"膏药匠",抹黑脸,翻穿皮袄,头戴破草帽,身背串起来的小铜铃,一手拿牛角,内盛污油锅煤,一手拿鸡毛沾着油污,吆吆喝喝。他一声"膏药-",人们便自觉让开,否则就会被鸡毛油污涂在脸上。 

  社火队每天早上出发前要到春官家"请老爷",下午歇装前要把春官送回家,叫"送老爷",天天如此。社火开始第一天,要到村上各寺庙庵观、峨博、泉头、井口以及数百年老树前上香、磕头,以祈神灵保佑。第二天起,挨家串户"上香"。每至一家,主人要燃放鞭炮,磕头相迎,春官进堂屋焚香化纸跪拜,祝福全家生财发福,五谷丰登,四季平安。社火队绕院数周,领唱秧歌的和着锣鼓几支预祝吉祥如意的秧歌,而后"腊花姐儿"等舞蹈歌唱,或玩坐场及其他套路。主人以烟、酒、糖、茶、肉菜等招待。一般活动并为停顿,食物塞在角色手里或者口里,并向龙口和狮子口里各献进几个馍头,挂上一匹彩红,递上一个红包(内装小钱,数量不等),叫"顺心"。而后离去另闹一家。
社火的道具和化妆 

    老爷:手拿芭蕉扇,头戴大礼帽,身穿长袍,戴髯口,老爷前面有两个人饰抱子。 

    抱子:手拿佛尘。 

    老爷后面的左排有头场子:头戴公子巾,身穿粉红袍,手拿扇子,也戴髯口。右排有二场子:穿紫红长袄,左手拿小竹蓝,右手拿小笤帚。头场子后面跟鼓子手若干名:每位背小鼓一个,头戴毡帽别纸花,身穿黄色衣裳。二场后面跟腊花子若干名:头带假发别纸花,身穿大巾妇女衣裳,穿裙子,手拿小锣或纸扇。再后面跟毛女子:头戴假发别纸花,手提红绿绸子。 

    鼓子手后面跟棒锤娃:头戴着别纸花的毡帽,手拿两根木制棒锤。最后面跟姜太公;头戴凉帽,手提鱼杆,戴髯口,身穿黄袍。中间还有头戴破草帽别纸花,身反穿皮袄,手提油瓶子的"寡娃子",来回跑动维持秩序。 

    还有狮子、龙、旱船、"寡娃子拉驴"、"光棍"、"麻婆娘"等。 

    必要的道具:大鼓、钹、锣、唢呐等。 

    社火传说 

    很久以前,有一个皇帝叫苗庄王,他在琐阳城里过着安闲的生活。可是,有一天,敌人的千军万马包围了琐阳城,苗庄王并不着急。他慢慢的招集部队,商议对策。只见,敌人离城有二十里,安营打寨,营挨营,旗连旗。最前面有一个高士,骑着一匹骏马,后面有一字长蛇旗,二龙出水旗,三才混元旗,四门兜底旗,五处五方旗,六丁甲旗,七星北斗旗,八卦连环旗,九宫遮阳旗,十面埋伏旗……那场面真是旗幡招展,号带飘扬。 [Page]

  不一会,有几位大臣献计说:"皇上,我们有一个办法,不知皇上听不听,"皇上说;"快!马上讲出来听听,"于是他们就讲了起来,"让两位大臣妆扮两位财主。让财主后面再跟上两位率兵大将,其中,一位大将后面跟上若干名背打小鼓的人;另外一位大将后面跟上若干位男扮女打锣的人打小鼓的人,后面跟上几位拿两根木棒互相敲打的小男孩。男扮女打锣的人后面跟上男扮女的小孩,一支手中拿一条把扇子。皇上说装扮成一位最自由的人,反穿羊皮袄,画成鬼脸,一支手提一个墨水瓶,另一支手拿一根毛笔。(当是,皇后怀胎了)让皇后扮成麻脸人大肚婆,最前面再打几面旗子……?quot;皇上一听说:"妙,好极了,一切照这样安排,你们传令下去,找好打扮的材料。"一会儿,他们都妆扮好了,整个队伍都活动了起来,闹了起来,轰轰烈烈的。敌人仰面扑来,首先抓住了两位财主,以为这其中的一个就是苗庄王,于是把他们俩人抓了起来,察看了一会,发现不是苗庄王,他们再没有动手,苗庄王乘热打铁,跳着,闹着,出了城门,逃了很远。这时敌人才发觉,这就是苗庄王的队伍,可他们追赶已经来不极了,苗庄王的这一计,使他们得救了。

  原来,那两位财主就是现在社火上的老爷,两位大将就是头场子背打小鼓的若干名就是腰鼓队;男扮女打的小孩就是毛女子;画成鬼脸,反穿皮袄的就是寡娃子,麻脸人就是麻婆了(大肚婆)……。

    从那以后,社火这种民间艺术就留传了下来,今天我们是在过大年时才闹社火,诚然,这更多的是增添过年的喜庆气氛
责任编辑:康国源
 
图说我们的价值观
推荐新闻
焦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