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各级政府网推荐内容>>市政府网推荐内容>>正文
推荐新闻
古浪县八步沙林场“六老汉”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群体治沙播绿纪实
——立下愚公志 荒漠变绿洲
日期:19-04-08 09:07:08 来源:武威日报 作者:张尚梅 字号:[ 字号: ] 视力保护色:
    38年前,古浪县土门镇的六个老汉,在一份承包治理沙漠的合同上按下了鲜红的指印。六枚鲜红的指印,六个家族的信仰。三十余年如风而过,一片绿洲已经茁壮。那是生活的顽强,那是不灭的希望!如铁,似钢!38年来,三代治沙人矢志不渝,前赴后继,累计治沙造林21.7万亩,管护封沙育林草37.6万亩,把茫茫荒漠变成了葱茏林海。

听从召唤、情系家园的家国情怀

  地处腾格里沙漠南端前沿的八步沙,地图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,东临大靖,西靠土门,南有祁连山,是世界级生态工程“三北防护林”的前沿阵地。百年以前,这里只有八步宽的沙丘。但随着岁月的变迁,这块土地不仅成为古浪县北部132公里风沙线上的16个风沙口之一,而且形成了面积达5.2万亩、每年以7.5米的速度南移的流动性沙漠。
  20世纪七八十年代,这里“一年一场风,年始到年终”“秋风吹秕田,春风吹死牛”。风沙吞噬了农田,毁坏了家园,八步沙沦为甘肃省武威市最荒凉的地方。沙在进,人在退,村庄在消失,黄风刮响了生态灾害的警笛。1980年,古浪县决定,对荒漠化土地开发治理试行“政府补贴、个人承包,谁治理、谁拥有”的政策,并把八步沙作为试点向社会承包。
  谁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?时任古浪县土门公社漪泉大队主任的共产党员石满第一个站了出来:“有人背着沙放弃了家园,我们要顶着沙进驻沙漠。治沙,算我一个。”紧接着,村民贺发林、张润元、罗元奎、程海、郭朝明相继加入了治沙行列,治沙“六老汉”正式组成。
  1981年春,第一代林场治沙人“六老汉”,带上铺盖卷,背上干粮袋,徒步来到了八步沙。这一年,古浪县首家联户经营的林场——八步沙集体林场正式成立。一帧当时拍摄的黑白照片上,背景是林场几间简陋的土坯房,地窝前,有几辆拉运树苗的架子车,旁边立着铁皮焊接的水罐,六老汉迎着风沙,扛锨而立。这就是林场起步的全部家当。
  一夜沙起,宿身的地窝子被沙埋了。他们挖了积沙,搭建窝棚;栽下的树苗死了,他们在树坑里再次植树。一年不行,二年补植;二年不活,三年、四年接着栽。听从召唤,“六老汉”面对沙患没有望而却步,却向着起风的地方勇往直前;情系家园,“六老汉”暗暗立下锁沙播绿的铮铮誓言。

不畏艰难、艰苦奋斗的拼搏精神

  看着一望无际的沙漠,家人眼睛里充满了迷茫:“就凭我们这些人,能压住这漫漫黄沙?”
  “六老汉”不啃声,一脚踩下去沙铲,这是铿锵有力的回答。
  生活上,他们不畏艰苦环境,攻坚克难。累了,抽几口旱烟解乏;冷了,生一堆柴火暖身。吃饭的时候,三块石头支起一口锅,风沙揉进面里、刮到碗里、吃进嘴里。晚上睡觉,突然一个风头,房顶被风吹走,顶着被子盼天亮。
  治沙中,他们无惧艰苦劳作,矢志不渝。挖树坑、栽树苗,背麦草、压沙障,几十口人一起一跪,一天下来,膝盖上都磨出了血印,晚上脊背疼得只能侧卧。
  晨迎寒露晚披霞,卧雪爬冰几忘家。最难的不是这些,而是播绿。无情的风沙把刚刚栽种的树苗连根拔起,六个人的心血瞬间就打了水漂。擦干眼泪,重整旗鼓。第二天,他们把被风刮倒的树苗一棵棵扶正,用铁锹掀起沙子把根埋得再深一点。
  第一年春天,树苗成活率不到40%。
  肆虐的风沙,在新植的树林卷地翻腾;育林人的意志,在反复的栽种里牢牢生根。
  为加快进度,“六老汉”向家里发了全员动员令。6个家庭40多人全部上阵,最小的10多岁。亲朋好友50多个劳力,在浩瀚的大漠里立起一颗颗幼苗。
  春夏秋冬、寒来暑往,第一年植树10000亩,第二年植树5000亩。第二年苗木成活率达76%,保存率达70%。
  一次次探索,一次次失败,一次次重新开始。他们摸索出了“一棵树、一把草,压住沙子防风掏”的治沙“金科玉律”,栽植花棒、梭梭、沙枣、白榆、柠条等各种乡土抗旱树苗,同时加以抚育管护、封沙禁牧,造林成活率和保存率大幅度提高。
  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。当初吃的苦都化为了今天的甜,10年时间,“六老汉”用汗水浇“活”了4.2万亩沙漠,这里沙止步、绿成荫,一个乔木、灌木、沙草结合的绿洲在八步沙延伸。

坚持不懈、久久为功的“愚公”精神

  八步沙的树绿了,“六老汉”的头发白了。为了兑现那份绿色的承诺,他们奉献了毕生的精力乃至生命。结伴治沙的老汉中四个走了,两个年老力衰了,但7.5万亩的八步沙才治了一半。
  “六老汉”约定,无论多苦多累,每家必须有一个继承人,把八步沙管下去。造林的接力棒,从老一辈人的手里,稳稳传递到了郭朝明的儿子郭万刚和贺老汉的儿子贺忠强、石老汉的儿子石银山、罗老汉的儿子罗兴全、程老汉的儿子程生学、张老汉的女婿王志鹏第二代治沙人的手上。
  1992年,62岁的石老汉在挖树坑的时候昏倒,永远闭上了双眼。生命弥留之际,他留给后人的一句话是:“这辈子没有留下啥,这摊子树,你们要种好。把我葬在八步沙,我要一直守护着这片林子!”
  风霜染华发,树绿八步沙。到了2003年,在两代人的不懈努力下,7.5万亩八步沙的治理任务完成。郭万刚又主动请缨,向腾格里沙漠
|<< << < 1 2 > >> >>|
责任编辑:ren